唯妾独尊,王爷神助攻:第二十七章 不要心疼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沈老夫人刚才在那里装晕,也不全是装的,刚开始的时候,她确实吓晕了,毕竟是她亲自命人把楚雪滢扔出去的,后来她也有点后悔了,虽然自己非常不喜欢楚雪滢,可是这样就把她扔到后山的乱葬岗,也太草率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岩说她还有一口气呢。

万一醒过来怎么办,后来转念一想,都把楚雪滢给装到麻袋里了,就算醒过来,她也走不回来,那荒山野岭的,估计不出一天就会成了野狼的盘中餐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担惊受怕了一天,没见楚雪滢回来,便放下心来,睡了一个安稳觉,今天一早上,本来已经把心放到肚子里了,可是没想到,就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她竟然就回来了,而且毫发无损,也没见半点虚弱,最可怕的是,楚雪滢竟然带了岩回来,也不知道是人是鬼,岩脖子上的绳印,刺的沈老夫人眼珠子生疼,脑袋瓜子一嗡嗡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她醒过来的时候,孙婆子正在那嚎叫:我是伺候老夫人的,你们不能打我听她这么叫,沈老夫人吓得刚要睁开的眼睛,赶紧闭上,这时她才发现,自己还在地上躺着呢,而且姿势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还好后来楚雪滢让岩把她给弄到床榻上了,虽然过程艰辛了一点,好歹最后成功了,终于心中暗暗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刚缓一口气,就听见沈翔过来了,当时她心里那个气呀,这个腿脚不灵活的儿子,怎么就不能早一点过来,看看这个他一心要娶的媳妇,是怎么折磨他老娘的。

    心里正盘算着等会怎么醒过来诉苦,又听见楚雪滢说杀身之仇!才平静下来的老心脏,又陡然一缩。

    紧张了半天,就在大夫来了之后,她才寻思过来,刚才楚雪滢的语气,她好像知道把她弄死的人是谁,而且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柳如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老夫人扭头看了眼柳如水,话到嘴边,又拼命给咽下去了。

刚才是装晕偷听的啊,现在总不能又承认刚才是装的吧。

    这一大早上闹腾的,一句话没说出来,折腾了够呛,憋个够呛。

    大夫走了,岩跟着出去了,沈翔和柳如水在里屋伺候沈老夫人起来,几个人还没走出来,厮拖着被打了的孙婆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夫人,三十大棍已经打完了,没死,还活着。

厮认真的禀报。

    之前沈老夫人一直忙着扎针吃药的事,经厮这么一禀报,才想起孙婆子的事。

    走到外屋,一看,哎哟,辣眼睛,满屁股的血,浑身都有血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被这一身血呼啦的样子一吓,差点又晕过去,她就再不是个和善的主,沈家也从没出现过这么暴力的事。

    这才哪到哪,楚雪滢看出了沈老夫人的心思,说道,相比较把我活着扔到乱葬岗,这不过是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又来了,沈翔就纳闷了,那天晚上,她跑过去说她死了,刚才又什么杀身之仇,现在又乱葬岗的,这两天就和死脱不开了嘛,自己在外面没被打死,这一家子在家比他还不安生呢。

    你老是死死死的,到底怎么回事!沈翔也是急了,朝着楚雪滢大喊。

    老夫人,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打孙婆婆,楚雪滢义正言辞的对沈老夫人说道,她竟然陷害主子,说是老夫人吩咐她把我扔到乱葬岗的,如此不忠不义的奴婢,不要也罢,我就擅自做主,替你教训了她一顿。

    看着楚雪滢理直气壮的样子,沈老夫人的脑子突突的跳,等楚雪滢说完,她才明白,原来楚雪滢并不相信是她吩咐人这么做的,心中不禁自我安慰,这媳妇还算明事理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心头一哆嗦,五十两啊,要了她老命了。

    赶紧喊到:不用开药了,不用开药了,我这几天睡眠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楚雪滢哪里肯让她,相公你快劝劝老夫人,这样子怎么行,身体要紧。

    是呀,沈翔应到,对着沈老夫人说:娘,你就安心喝吧,银子我这里有。

    沈翔的话音刚落,楚雪滢又诚恳的劝说道:相公又不是没钱,老夫人只管放心开药就好。

    沈老夫人看看沈翔,一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模样,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儿子没钱吧。

只好叹了口气,没再说话,算是默应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