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妾独尊,王爷神助攻:第四十章 滴血认亲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沈翔看了看桌子上的水,犹豫了片刻,终于狠了狠心,拿起旁边的刀,在自己的手掌上划了一下,鲜血滴入水中。

    邢婆子抱着嗷嗷哭的不停的婴儿,抓出她的一只手,岩上前,拿起刀对准孩子的手指尖,轻轻一划,鲜血流出,滴入水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两滴血在水中转着圈圈,直到互相分开。

    邢婆子好像突然发现怀里抱了一个怪物一样,突然把还在哭着的婴孩放到床上,并迅速躲开了几步远。

    岩惊呼道:孩子不是老爷的!

    这一声好像是给整件事情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沈翔啪的一声,将这一碗掺杂着一屋子人情绪的血水摔到了地上,对着地面大声喊道:把这个贱人给我关到柴房里去!

    沈老夫人本来就因为沈翔的质问,而心里焦急,又突然看到他和楚雪滢两个人互相扇了巴掌,憋在胸口的气,一度下沉,现在又突然明白了眼前的事情,那就是,这个她盼了很久的孙女,不是她儿子的。

    她感觉天旋地转,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奇怪的声音后,便一头栽倒了。

    楚雪滢吓了一跳,急忙对着外头喊李婆子。

    李婆子听闻里头不对劲,立马跑了进来,沈翔也急得上前去搀扶沈老夫人。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沈老夫人扶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雪滢被他的突然质问吓了一跳,皱了皱眉,没好气的回答:我怎么会知道,柳姨娘的男人肯定柳姨娘知道,你问我做什么?

    沈翔伸手朝着楚雪滢的脸颊便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楚雪滢被他猛的扇巴掌激怒了,站起身回了沈翔一巴掌。

    沈翔呆住了,柳如水已经没有力气发呆了,看了他们一眼,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沈翔随即暴怒道:你怎么知道狼叔是她的男人?

    楚雪滢脑中回放点滴回忆,鄙夷的幽幽说道:有次在一条巷子里,巧遇她和另一个男人苟且时说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!苟且!巷子!会不会就是今天他走过的巷子!

    沈翔脑袋瓜子嗡嗡的,他养的姨娘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人!他几乎夜夜睡在她屋里,不说每夜鱼水之欢吧,最多隔一两天也总会满足她一次的,可是她竟然还要在外面偷汉子,还两个!

    或许,还不止两个!

    沈翔此时才发现,他毕生的认知都不如这一刻知道的多。

    怒气顶着天灵盖,让他丧失了理智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柳如水从被窝里提起来,吼道:你自己说!到底怎么回事!

    柳如水被她猛的拉了坐起来,睁开双眼,看了看沈翔又看了看楚雪滢,回想起她睡着前一刻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她无力的对着沈翔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,柔弱的说道:妾身知道夫人一直容不下我,只是妾身怎么也想不到夫人会在这个时候发难。

    沈翔心里又是一软,转瞬又想起巷子里听到的话,心头一缩,又说:我就问你一句话,这孩子是谁的?

    滴血认亲吧。不等柳如水回答,楚雪滢不冷不热的说。

    这个荒谬的办法她本来只是当笑话的,没想到如今却是要利用它了。

    沈翔沉默了片刻,各种思绪在心中缠绕,最终沉声说道:拿水来!

    不料柳如水哭道:原来老爷竟是如此不信我,那我还在乎什么结果,不如老爷现在就将我们母女赶出去吧。

    沈翔没有说话,楚雪滢冷冷的看了看她,亦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柳如水忽然放声大哭,爬下床塌,朝着沈老夫人爬过去,边爬边哭诉道:老夫人,孩子是沈家的第一个孙辈,不管老爷如何不信我,请老夫人都要保住孩子啊,也算是我孝敬了您一场。

    她将第一个孙辈说的尤其重,沈翔那里她说不通,只好在沈老夫人这里赌上一把了。

    可是沈老夫人并未说话,从开始到现在,她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在看着他们,柳如水突然向她求情,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只是看着沈翔问:翔儿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