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神纪元99年:第二十八章 触手怪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原来是你们几个跟在后面,正好全都解决省得麻烦。大汉转过身来,狞笑一声,把手中的箭矢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蟒探手一握,把飞到眼前的箭矢抓在了手中。原先手指粗细笔直的长箭现在微微的扭曲,在长箭的前段有四个清晰的指印,那是刚才那个大汉用力握紧的时候留下来的。握铁如泥,好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李木示意魔蛛背着青莲走远,以免被波及,剩下的刘蟒几人都拿出武器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背对着众人的韩文斌缓缓的转过身来,双手插兜,淡然的看着众人,看见青莲和刑羽,邪笑了一下嘿嘿,两个小美女都来了,等解决了那几只虫子刚好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混蛋找死!速度最快的刑羽率先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韩文斌看着跑过来的刑羽,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,不知何时掏出的双手掌心处各有一个明显的凸起,凸起越来越高,一个黑铁色的尖刺露了出来,沾染了韩文斌手掌的鲜血,恍惚间鲜血消失不见,吸收了鲜血的尖刺仿佛拥有了灵魂,挣扎扭曲着从韩文斌的双手手掌间钻了出来,越来越长的身形露了出来,主体大概小拇指粗细,其上有着密集的尖刺,整体是黑铁色,反射着金属的光泽,唯有尖刺是暗红色。

    这是荆棘?刘蟒凝神观看。

    两条荆棘似长蛇,扭曲着身躯从韩文斌的掌心钻出来,尖刺划破了韩文斌的手掌,露出一个伤口,却没有一丝的鲜血流出来,仿佛都被钻出来的荆棘吸收了。

    刑羽快速的逼近,两条荆棘也完全的伸展出来,足有两米长短的荆棘被韩文斌握在掌心,在空中甩动几下,噼啪作响。韩文斌虽然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,但是精神确很旺盛,哈哈的狂笑着,完全不在意自己触手怪的样子。

    刑羽跑到韩文斌身前,右足发力,唰,来到韩文斌一侧。一直搭在刀柄上的手掌收紧,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,滑向韩文斌的脖颈。

    在韩文斌没有反应过来之际,右手的吸血荆棘在空中一转身,挡在刀前。

    当,锋利的刀刃在荆棘上留下了一小道凹痕,韩文斌反应过来,另一只手握着荆棘抽打过来。

    刑羽向后一退,收刀而立。

    这不是你的伴生兽吧。刑羽问道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,照样要你好看。韩文斌收敛笑意,这确实不是他的伴生兽,韩文斌本身没有契约伴生兽,这两条吸血荆棘原本是他父亲韩威的伴生兽嗜血荆棘的一段分身,种植在了韩文斌体内,做为最后的手段。

    是么?那倒是很期待啊。刑羽舔了舔嘴唇,歪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刑飞和钱宝站在了刘蟒和李木的身后,进行远程的支援,拔刀在手,刘蟒和李木朝着阿彪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汉看刘蟒和李木提刀向自己冲过来,揉了揉手腕,晃晃脖颈,咔咔一阵关节的脆响。吼,大喊一声和刘蟒,李木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阿彪的伴生兽不知道是什么,没有协同作战,但是他本人力量十足,拳风呼啸,让人不敢轻捋锋芒。

    刘蟒挥刀抹向阿彪的脖子,被阿彪的左手拍向刀身逼退,转手一圈砸向刘蟒前胸。李木抓紧机会用刀捅向阿彪的腰眼,阿彪抬腿踢向李木的手腕。

    刘蟒转身绕道阿彪的身后,拖刀一划,在阿彪的后背划出一道伤口。却被阿彪突然后伸的一条腿踹在了胸前,刘蟒堪堪来得及用手臂抵挡一下就被踹飞了,咻尖啸声想起,刑飞一箭将想要追上来的阿彪逼退。

    这边的韩文斌要轻松好多,挥舞着两条吸血荆棘抵挡刑羽的攻击,虽然有时反应不过来突然上前的斩击,但是都被自主的荆棘挡住了。

    刘蟒被踹飞,从地上站起来,揉了揉有些发闷的胸口,继续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李木一个人面对阿彪吃力不少,一条胳膊挡了阿彪一拳,现在有些用不上力,只能游走,尽量不让其攻击到。

    刑飞在一旁时不时射出一箭,牵制阿彪。

    刑飞给点力啊。刘蟒喊道。

    等等,他还没真正的发力呢,到现在伴生兽都没出现,情况有些不妙啊。你们最好在逼迫他一下。

    刘蟒一听,知道要更加紧了。刀锋又凌厉几分。刘蟒和李木二人双刀合璧,犹如狂风暴雨,阿彪也是拳似陨石坠地,气势惊人,双方都是互有损伤,刘蟒长刀递出,阿彪侧身抵挡,却不防这是刘蟒的虚招,回到刀后腰腹用力,右腿似战斧呼啸的砸向阿彪的额头。

    砰阿彪不注意,被刘蟒的一腿打飞了出去,在半空旋转几圈后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一只手从山峰顶下伸了上来,牢牢的扣住了地面,慢慢用力,紧接着是胳膊撑了上来,随后一颗脑袋露了出来,正是刘蟒,刘蟒腰腹用力,一条腿搭在了峰顶上,一翻身,仰面躺在了日天峰上。

    呼,终于上来了。刘蟒坐了起来,喘息了几口气,又把身子探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刘蟒下面的是刑羽,如壁虎爬墙紧贴在岩壁上,正在攀爬,眼前一只手伸了下来,仰头一看,刘蟒前半身探出峰顶,冲着她笑呢。

    刑羽伸出手握在刘蟒的手上,宽厚,干燥,很有力量感,让人莫名的心安。

    刘蟒腰背和手臂用力,把刑羽拉了上来。天色快要暗了下来,几朵灰白色的云彩在头顶仿佛触手可及。站在峰顶的边缘,一望无际,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刑飞随后也跟了上来,金焰神鹰在刑飞的头顶盘旋,魔蛛很轻松的爬了上来,蛛背上的青莲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看来这一路上心里并不轻松,山顶的冷风吹在身上带走了大量的热量,青莲打了个寒战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